鹿白

走到人烟也稀少,走到灯光也渐淡,从黎明拂晓走到星辰满天。

我。

我是预言家。
若是在古代,我是个算命先生。
说什么来什么。

2018-10-02

纺烟的故事

河川:

  黄昏。
  夕阳的色调是暖暖的橙色,天空是洁净的、不掺一丝杂志的蓝,蓝得纯粹,蓝得透彻。
  不得不说这样的场景还真的是能给予人无限美感……只要你忽略空中一片黑压压的哀鸣着飞离的乌鸦。
  它们飞去啄食一个女人的尸体。
  那女人穿着嫁衣。
  但那女人在哭。
  那女人还在唤着一个人。
  乌鸦飞过后没有留下一丝痕迹,天空依然是那般纯粹的蓝,夕阳依然是那般温暖的橙。
  闹铃响了。
  我知道我又做梦了。
  多年前落下的诡异“疾病”,或许根本算不上疾病——起因只是我小时候去故...

2018-07-27

[黎明杀机]雪

*火fa打卡[10/15]
*给大家消消暑
  下雪了。
  莱利疗养院门口照常飘着雪花,只不过势头更猛烈了些,但人类的场地也飘起了雪花。
  今天不需要进行游戏,人类们迎来了难得的“休假”,又赶上了大雪,平时古灵精怪的女孩们便招呼同伴们一起来打雪仗。欢笑声把屠夫们吸引来,小丑和丽莎把零碎的雪花组合成一个个小动物的雕塑,埃斯和大卫金在德怀特的衣服里塞了一个雪球,迈克尔就比较惨了,他被劳丽和埃文抬起来——然后倒插进了雪堆里。
  凤敏也跟着他们玩了一会,觉得有些冷便急匆匆地向屋内跑去,却在门口看到了那个穿着白大褂的身影。他手中拿着一本书,不时抬眼看看一同玩乐的人类和...

2018-07-25

[黎明杀机]错杀

*火fa打卡[9/15]
*哎呀前几天有事没写上……算是补档

  医生有些不知所措地站在疗养院门外,茫然的看着四周。
  恶灵给了他两天假期,让他去杀掉一个人……然后他就站在了莱利疗养院门前。
  屠夫对于气候的变更一向很迟钝,他们没有“温度”这一说。所以等他准备拂去肩头的雪花时,他才发觉今天是晴天,雪,早就停了。
  真是奇怪啊……恶灵的世界本该是一成不变的。
  被恶灵催促着走进疗养院,黄昏时分的光线投射到屋内,在看到大厅中的人时,一瞬间,他的鼻尖上出了一层薄汗。他看见凤敏站在大厅中央,眼睛上蒙着染血的白布,宽松的蓝白条病号服和苍白的肌肤映衬着,更...

2018-07-21

[黎明杀机]停电与雪夜

*火fa打卡[8/15]
*今天的依旧是沙雕小段子!大概就是停电时的火fa日常!
*我怕不是个沙雕段子手。

  莱利疗养院今天停电了。
  平时疗养院内的灯光都强烈得刺眼,如今停电后,黑暗中只剩下凤敏用来照路的手机屏幕幽幽地闪着光。
  “卡特你去修一下电闸!修不好就把你自己接在那吧别回来了!”手机只剩不到5%的电量,电脑也因为停电的缘故无法使用,空调也罢工了,连平时散发红光的、那个无数次让凤敏想起屠夫的红光的那个电源键也不再亮起。
  凤敏第一次觉得疗养院停电的夜晚如此难熬——疗养院的时间线被恶灵固定在了飘雪的冬日,只要断掉暖气供应,疗养院就会变成一个冰窖,每...

2018-07-17

[黎明杀机]美人如花,美景如画

*火fa打卡[7/15]
*民国设定啦!虽然设定没有什么用处!

  凤敏已经注意那个坐在角落独自享用午餐的洋人很久了。
  她本是帮父母打理一天自家酒楼,约莫下午一点钟左右,那位黑色皮肤的男人才拎着一个黑色皮质公文包走进了酒楼。
  以后几天,凤敏发现男人每天都会在固定的时间——下午一点十八分,拎着他有些破旧的皮质公文包,坐在那个窗边的座位,一个人安静而又满足地享用他的午餐。他的中文讲得很好,每次结账时,他总会用他温柔、低沉的嗓音和她说一句简单的“再见”,或者微笑着揉揉她的头,然后转身离开,继续在人流之中奔波、起伏。
  不出三天,凤敏已经无心把精力放在酒楼繁...

2018-07-16

[黎明杀机]请查收一只缩小版凤敏

*火fa打卡[6/15]
*今天依然是沙雕小段子,设定如题!
*今天写的有点匆忙,会比之前的都烂!

  当医生结束了比赛,再次坐在办公桌前准备继续进行研究时,他听到了微弱的呼吸声——不同于人类们受伤时压抑的呻吟,更像是熟睡时安稳的呼吸。
  按理来说游戏的频率不会这么频繁,而且也没有人类能在游戏没开始时进入游戏场地内……难道有人藏在这了?
  环视四周,并没有人类的身影,等他再次直视办公桌时,他发现了……一个缩小版的人类,是上一场比赛中被献祭的凤敏。她大约只有十厘米,肩膀上的伤口被黑雾修复着,小小的胸口微弱的起伏着,均匀的呼吸声让人感觉她好像安详得很。
  凤敏...

2018-07-15

呕求你了对家粉丝别来关注我好吗!

2018-07-15

[黎明杀机]牺牲的意义

*火fa打卡[5/15]
*今天的是刀!应该吧

  人类们收到了一张由乌鸦送来的纸条,上面用漂亮的花体英文写着游戏规则——最后一次游戏的游戏规则。
  只要这次能够逃出去,他们就可以回到现实中,再也不用在黑雾中苦苦挣扎。
  只要成功逃脱,他们就能回到原本的生活,就能把这一切当做一场噩梦。
  时间的积累带来了实力的增长,他们已经能够不受伤的从屠夫手中全员逃脱了,他们并不认为成功是件难事,但他们还是不可避免的认真了几分。
  同伴们带着最适合自己的技能和物品进入了游戏,凤敏放弃了医疗箱,带上了不怎么顺手的顶配手电筒。
  “这和平常没什么区别,...

2018-07-14
1 / 2

© 鹿白 | Powered by LOFTER